软软

这里软软 (●'◡'●)ノ
已退圈爬墙

【叶蓝ABO】灰2

※叶不羞这章登场了,_(:з」∠)_有他在终于不会虐了,顺便改了个BUG

※叶A蓝O,人物性格极其OOC,可以接受的↓↓↓

 

2.

 

第二天一早,蓝河在宿舍食堂吃过营养早餐后,就坐上校车前往新学校报道。消毒水味儿弥漫在空气中,整个蓝溪城就像一所巨大的医院,每个人都是伤员。

 

学校是临时搭建的一栋两层小楼,一共有十间教室,蓝溪城所有幸存下来的十八岁以下非omega性别的孩子都将在这栋小楼里度过接下来的这个学期,任课老师都是从外地临时抽调过来的。

 

蓝河坐在陌生的教室里望着窗外发呆,老师在讲台上讲的什么他一句都没有听进去,脑海里总是不停跳跃着各种光影交错的画面,灰色的,就和屋外的阳光一样。

 

老师似乎也察觉到了教室里学生们的心不在焉,时不时的就要停下来发表动员演讲,底下的孩子蔫蔫的听着,老师叹口气又继续讲刚才的内容。许多道理大家都懂,可有些事情不是懂就可以做到的。

 

中午午休的时候,蓝河拿了一个食堂提供的肉松羊角面包和一瓶牛奶,抱着书包小心翼翼的从后门溜了出去。这是好学生蓝河上学以来的第一次逃课,离开学校后他疯了一样的在空旷的街道上奔跑,心脏在胸腔里剧烈的鼓动着,跑得足够远后他才停下来。

 

他的时间不多,如果有人发现他不见了,通讯器会定位他的位置,他会被很快找到并护送回去。他查看了一下之前查找的路线,咬了一口面包,向着一个方向狂奔出去。

 

他要回家,即使他知道那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他也要去看一眼。

 

他跑了一个下午,他从来不知道自己可以跑这么远,累了就停下来咬一口面包,渴了就喝一口牛奶,终于在黄昏的时候来到他家所在的那片废墟。他虚脱的跪了下来,一旁有巨大的机器轰鸣着在为重建工作忙碌作业着,他家所在的地方已经被夷为平地。有工人发现了他,让他立刻离开施工范围,他点着头,咬着牙,眼泪刷刷的往下流,工人看他这样也大概知道这孩子应该是这次灾难的受害者,他安慰了他几句也不再赶他就离开了。

 

蓝河默默的盯着他家的方向哭了一会儿,站起来的时候腿一软又跌回了地上,他手脚并用的爬起来,地上的灰尘弄脏了他新换上的校服,他用衣袖擦了擦脸上的眼泪,转头往回走。他不知道他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又能改变什么,难道哭一哭就能得到心理安慰了么?但他还是想来看一眼,即使什么也无法挽回。

 

他在街上低着头漫无目的的走着,等着有人来把他抓回去,通讯器一闪一闪的叫着,估计就快到了吧。

 

直到他撞上一个人,浓郁的烟味在瞬间盈满口鼻,他忍不住咳嗽了起来,对方显然也没料到他会这么直直撞上了,只能高举着手把烟头远离面前的孩子,看到对方花成一片的小脸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呦,这是哪家离家出走的小孩啊,这么脏。”

 

蓝河怔怔的望着他,这是他自医院醒过来后见到的第一个笑容——虽然一点都不美好。面前的大叔穿着一件看上去颜色乱七八糟的衬衫,下巴胡子拉碴一看就是很久没有料理过,眯着眼睛在他面前吐了个烟圈,呛得蓝河又咳了起来。

 

“抱歉抱歉!”对方狠吸了两口烟屁股把烟扔在脚下碾了碾,“这点还不回去吃饭啊?饿不饿?”

 

蓝河只觉得鼻子又开始发酸也不知道是被烟味呛得还是因为什么,肚子也在这时候咕噜咕噜的叫起来,跑了一下午的腿酸疼的几乎站不住,对方看他一副又要哭了的样子顿时头疼起来:“肚子饿了也不用哭啊,来来来,哥请你吃饭……”

 

“君莫笑!”一声巨吼从身后的面馆里面传来,紧接着一块抹布迎面砸在了那个大叔的脸上,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大姐气势汹汹的跑过来,“叫你干活你就偷懒!吃饭怎么没见你少吃啊!快给我滚回去!”

 

那被叫做君莫笑的大叔连忙求饶:“冤枉啊!老板娘你看我这不是出来倒垃圾来着嘛,结果遇到了迷路的小朋友,我可不是在偷懒!”

 

蓝河在心里腹诽你明明就是站在外边抽烟,然后就被君莫笑摆在了老板娘的面前,一副你看你看我有人证的得意样子。

 

老板娘看着蓝河愣了一下:“我就说刚才一直听见谁的通讯警报在滴滴滴的响,原来是你呀,你真迷路了?”

 

“呃……是……”蓝河看了一眼君莫笑,心虚的点了点头。

 

“那你家住哪里呀?要是不远的话我让店里的伙计开车送你回去?”老板娘好心的询问道。

 

蓝河低下头:“我……没有家……现在住在蓝溪小区……”

 

蓝溪小区就是政府收留遇难幸存者居住而建立的小区,这个大家都知道,老板娘一看他这样瞬间就心疼了:“可怜孩子,蓝溪小区离这边这么远你怎么到这边来的啊,都这么晚了他们怎么还不来找你,政府真是不靠谱!让这么个小孩子在外边都不着急,现在多危险啊……#……¥%……¥……”

 

老板娘絮絮叨叨起来没个完,君莫笑连忙打断她:“我说老板娘,人孩子还饿着肚子呢,给他来碗面呗,面钱从我工资里扣。”

 

老板娘瞪了他一眼:“你哪来的工资!?月初就都给扣光了吧!”然后转过来拉着蓝河往面馆里走,“来,想吃什么跟我说,别看我这个店面不大,拉面做的可是一等一的好吃,当初我还在西杭城开店的时候想吃我一碗面都是要排好几个小时队的,别提有多火了!”

 

小面馆里四处都是暖黄色的光,蓝河虽然看不出来颜色,但是感觉得到周围的光线软绵绵的很柔和,搞得他的心也跟着柔和了起来。老板娘把他按在里厅一张木桌前,给他倒了一杯暖暖的菊花茶,就到后厨给他下面去了。

 

蓝河捧着手中小小的木制茶杯,看着茶杯里飘荡着的一朵朵小花,觉得整个人都暖了起来,嘴角也慢慢扬了起来。

 

“呦,不哭鼻子了。”君莫笑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他对面,一手转着抹布一手撑着下巴笑着看他。

 

“我没哭!”蓝河看着对方邋遢随意的样子就提不起好感来,虽然刚才这个人还说要请他吃面。

 

“小朋友还是诚实点才可爱,撒谎是不对的。”说着还伸出那只刚刚玩完抹布的手扯了扯蓝河的小脸。

 

“你才小朋友,你全家都是小朋友!别拿脏手碰我!”蓝河立刻把他的手拍开然后用手背擦了擦。

 

“哦~~那你不叫小朋友你叫啥啊?”君莫笑看他把脸擦的越来越花笑的更欢了。

 

蓝河撅了撅嘴,不情愿的说出自己的名字:“蓝河。”

 

“喔~”君莫笑一脸恍然大悟,“老蓝啊。”

 

“什么老蓝!我比你小好不好!”蓝河翻了个白眼。

 

“哦,那小蓝啊。”君莫笑换了个称呼。

 

蓝河低下头喝茶,简直不想再理他。

 

然后他忽然抬起头看着君莫笑,表情有些纠结,眉头都皱了起来:“你……我怎么觉得,你长得有点眼熟。”

 

君莫笑睁大眼睛:“不得了,现在的小孩子这么小就学会搭讪了么?哥知道哥长得帅,你也不用这么快就爱上哥吧!”

 

“呸呸呸!谁爱上你了!”蓝河一口水喷出去,“我是说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你长得……长得好像……”蓝河努力在脑子里搜索了一遍,忽然拍桌而起:“叶修!你长得好像叶修元帅啊!”

 

君莫笑被他吓了一跳,随后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哥长得可比叶修帅多了,不过的确是有好多人说我和他长得像的,长得像有什么用,我又不是他,再说了,他有个真双胞胎弟弟,要论长得像哪儿轮的上我啊。”

 

蓝河点点头斜着眼看他:“嗯嗯,元帅怎么会像你一样这么不修边幅老不正经,你和他差得远了,说你长得像元帅简直是对他的侮辱。”

 

君莫笑却一点都不生气:“呵呵,看来你挺崇拜叶修的?”

 

蓝河双眼发光一脸激动:“帝国上下没有不崇拜他的吧,不过我最崇拜的还是我们蓝雨的黄少!他和他的夜雨声烦简直太帅啦!”

 

君莫笑不屑的切了一声:“那话痨有什么好的,崇拜他不如崇拜哥。”

 

蓝河看着他一脸鄙夷:“你?你连黄少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

 

君莫笑撇嘴:“喂喂喂,好歹是我在你饥寒交迫的时候给了你机会让你吃上一碗老板娘亲手做的面,你不感激我居然还这么贬低我,这年头真是世风日下,好人难做啊!”

 

蓝河转过脸不理他,这时候老板娘端着面走过来,哐当一声把托盘放到一旁的桌子上,扯着君莫笑的耳朵给踹到一边去:“那边有客人要点单你没看到吗!?就知道偷懒!再偷懒晚上没饭吃!快去干活!”

 

君莫笑悻悻的捂着耳朵招呼客人去了,老板娘笑眯眯的把面端到蓝河面前:“慢慢吃,不够我这边还有小吃,都在菜单上,想吃就说喔,我去盯着阿笑,免得他又给我出什么乱子。”

 

“谢谢老板娘!”蓝河感激的冲她道了谢。

 

老板娘豪爽一笑:“谢什么,一碗面多大事,我叫陈果,你叫我陈姐就行!”

蓝河冲她笑了笑:“谢陈姐!”

 

陈果挥挥手跑到前厅去了,蓝河吃着碗里热腾腾的面条,再一次被泪水糊了满眼。

 

等蓝河吃完面没多久,救援所和警视厅的人就来了,蓝河向陈果君莫笑深深的鞠了一躬道了谢,坐上了回宿舍的车子。

 

车子开动的时候,蓝河回过头趴在车窗上往面馆的方向看,兴欣面馆四个散发着暖光的字在夜色中闪闪发亮,蓝河望着那四个字好久好久,直到那光亮再也看不见。

 

他本以为他与这个小面馆的相遇只是他人生中一段不起眼的小插曲,可没想到,这样一个闪着光的夜晚,改变了他的一生。

 

一个月后,蓝河在救助站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来到了蓝溪城的民政部大厅,然后他见到了等在那里的君莫笑,他呆愣愣的看着面前依然胡子拉碴的大叔脸,虽然这次没有穿的那么奇怪,但的确是兴欣面馆的君莫笑没错,蓝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直到他回过神来,他已经和君莫笑坐在了办事工作人员的面前,一份领养文件静静的放在身前的桌子上……

 

WTF!!!君莫笑要领养他!开什么玩笑!?

 

TBC

 

 

评论 ( 27 )
热度 ( 176 )
 

© 软软 | Powered by LOFTER